内容正文

尹定邦专访:关于信息时代设计的思考

 2019-08-02 14:08:25  来源:广东省工业设计协会  次浏览

来源:《装饰》2019年第5期“中国设计教育”

编者按:近日,本刊编辑赴广州,对我国著名设计家、设计理论家、设计教育家和设计企业家——80高龄的尹定邦教授,就信息时代的设计与设计教育这个话题进行了采访。本文在采访录音的基础上,由编辑和尹先生共同整理而成。


尹定邦教授

装饰:请您谈谈对信息时代的看法。

 

尹定邦:距今两百万年以前开始的是人类文明的石器时代,八千年前开始的是青铜时代,两千五百年前开始的是铁器时代,两百五十多年前开始的是机械时代,一百二十年前开始的是电气化工时代,近七十年开始的是信息时代。

 

对人类文明发展阶段的划分普遍使用两个标准,用技术标准划分时代,用制度标准划分社会。由此可见,技术和制度是人类文明及其发展的两大支柱。从上面列举的各个时间可以看出,技术推动文明加速发展,其影响更加深刻和久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技术更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第一推动力。信息时代的开启者,是1946年2月14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莫尔电机学院发明的世界第一台名为“埃尔阿克”的现代电子计算机,其核心是电子管的应用。此后,经过了晶体管、集成电路、大规模集成电路、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微型化、光纤联网、无线联网等等发展阶段,实现了电子计算机技术和电子通信技术的完美结合,至今已七十三年。

 

电子计算机技术和电子通信技术的结合,统称信息技术。用以获取、寻求、加工、存储、转换、显示、传输、保密、控制,由文字、数据、图像、声像等构成的信息,广泛用于生活、建设、教育、科研、行政、治安、国防、文化、艺术、医疗、保健、娱乐等领域,极大地提高了社会的活力与功效。人类文明进入信息时代取得的成就,远远超出青铜时代至电气时代成就的总和。

 
世界上第一台现代电子计算机“埃尼阿克”(ENIAC)

装饰:尹先生如何思考信息时代的设计?

 

尹定邦:设计是人类的一种前瞻性的、智慧型的劳动。劳动的过程被称为设计过程,劳动的成果被称为设计方案。服务农业的称农业设计,服务工业的称为工业设计,服务商业的称为商业设计,服务生活的称为生活设计。以此类推,可以无限。

 

1760年,英国发起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由机械动能和纺织机械生产构成的纺织工业蓬勃发展起来。1840年,为纺织工业服务的图案设计及其工艺美术教育诞生了。由此开启了设计领域的图案设计时代。1860年,以德国、美国、日本为代表,发起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冶金、铁路、电气、化工等工业迅速兴旺。1919年,为电气、化工、五金工业服务的构成设计及其现代设计教育诞生了,设计的形态不再取之于自然和传统,还是从造型元素的点、线、面、体、色彩、肌理及它们的构成规律入手。设计的宗旨不再是装饰,而是结合艺术与技术,站在投资的角度,站在大工业、大商业、大市场、大消费的角度,追求功能、效率与效益。

 

1946年,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在美国诞生,吹响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号角,亦标志着人类文明进入信息时代。近七十年来,纺织工业依然蓬勃,图案设计依然兴旺,法兰克福和纽约的染织纹样博览会依然春色满园。近七十年来,电气、化工、五金、机械、交通、家具、文具、食具等轻重工业,全都蒸蒸日上。不过两类工业和两类设计都在顺应着技术进步而接受着信息化。

 

信息时代的设计不可能脱离工艺美术的传统、手工艺的传统、机械工业的传统、染织轻工业的传统、重工业的传统、电器化工的传统,也就是说既不能离开图案设计的传统,也不能脱离构成设计的传统,只是在它们的基础上,根据新的需求和新的技术基础,去发展、去创新,不是简单的否定。但是有一条,我们的设计师绝对不可能像原来那样百分之百去搞图案设计,或者百分之百去搞构成设计,这是不可能的,很可能他的主流是搞信息设计。一百万人的话,很可能五六十万人是搞信息设计的,二三十万人是搞构成设计的,几万人是搞图案设计的。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区别,图案设计不等于传统的工艺美术设计,因为它毕竟是工业革命之后的纺织业所需要的设计,和原来的手工业的设计不一样了。一定要把现代跟传统的关系搞清楚。我们传统的设计跟现代的设计是有一条脉络的,不完全是推翻原来的设计,很多东西是要继承的。思维科学是有规律的。当然,信息设计是一个全球的趋势,不是孤立的中国的趋势。

 

大约从三十年前开始,设计师的笔逐渐被鼠标代替,纸质的文案逐渐被U盘和视频代替,设计的工具变成了设计软件。除了审美和创意无可替代之外,其余都在变化中。

 

但是,图案设计和构成设计的市场份额正在被信息设计蚕食,其中心地位越来越边缘化了。

 

传统的广告追求创意,追求智慧、巧妙、幽默,很有吸引力的创意,以前设计广告一周一幅,一月一套,日子过得很滋润。现在电商需要的是目录型的广告,就是广告的基本要素,商品、品牌、产地、价格,连设计带制作,一天五千万幅。传统的广告公司谁也不敢接这么恐怖的任务,但是,阿里巴巴广告设计的人工智能设计平台“鲁班”,一天八千万件没问题。

 

鲁班AI设计 (图片源自:《人机自然交互的前沿探索—阿里巴巴国际UED 负责人傅利民专访》,《装饰》,2018年第10期)

 

我们学校的设计大楼有13层,传统的设计概念在解决电梯分流的问题、空间使用的问题上有很多局限。可是现在的信息设计,通过健康安全软件,几秒钟就能推算出预计的人流量、电梯的人流限制、走廊的宽度长度,能通过多少人,空气、温度、湿度各方面的数据,非常清楚。

 

以前设计产品从市场调查开始,十天半月看不见影,然后才有设计报告和几套件设计方案。现在是可观的团队、光鲜的视频、几千个方案,历史的选择,全行业依照,严格谨慎地判断。

 

工业设计里面有很多悖论。要牢靠吗?要牢靠它就重一些;要轻便吗?要轻便它就容易坏。工业设计必须内在地去协调一系列的矛盾。耐用,就价格高;时髦,就消失得快。你必须有这样的准备。可是靠我们目前的设计结构和设计师的能力,做不到。

 

目前市场上最热销的手机,以及由手机延伸出来的配饰,属于深度信息化的产品。其外观时尚、界面友好,功能种类多,接续速度快,通信质量高,安全保密、抗击干扰、网络覆盖面广,还可以任意漫游。除了时尚的外观之外,所有的设计都与传统设计师无关。

 

我有个学生是美国排名前三的服装公司的设计总监,他告诉我他的工作,早上一起来第一件事,进到办公室,电脑打开,“孟买孟买,那一批东西布料怎么样?”“厦门厦门,那批东西现在出了成衣多少?”“杭州杭州,那批纹样出得怎么样?”“雅加达,雅加达……”他每天早上起来,要把所有的关键点访问一次,绝对是全球化。我们国内的绝大部分设计企业还没有这样的思维,还做不到。工作模式和思维模式都变了。这个服装公司每个星期举办一次展览,但不是对外的,是对内的。展览中会呈现1200多个面向全球的服装商店的信息,如哪一款衣服卖了多少件,价格怎么样,有多少个款式在这1200多个店里面,这两个月之内的销售额怎么样……这就是所谓的大数据。所有的设计师、工程师、经济师都要去看。

 

有一个相当尴尬的现象,如传统设计师们使用的电脑硬件及辅助设计的软件,不懂设计做不出来,只懂设计也做出不来。对此我要问:二十多年了,我国开办了设计专业的有一千多所设计院校,为什么培养不出这类产品的设计人才呢?

 

还有一个更加尴尬的现象,老师上设计课,要求学生四节课提交四个设计方案。有自学过信息设计的学生,交给老师四百个设计方案,还说,如果老师有时间、愿意看,他可以提交四千个方案。老师无言以对,这样的学生怎么教?大家经常可以看到,一百个机器人在台上起舞,两百架无人机在夜空表演,五百艘无人艇在海上变阵,激光成像在西湖上亦真亦幻。凡此种种纯信息技术的产品设计,如果我们的设计教育不迅速改革,将与他们永远无缘。

 

装饰:为什么会这样呢?

 

尹定邦:我们为纺织工业服务的图案设计和为五金、电气、化工、商业服务的构成设计,统称为传统设计。传统设计师只懂工艺技术,不懂信息技术。传统设计师接受过装饰和功能设计的思维训练,没有接受过逻辑思维水准很高的信息设计思维训练。传统设计师结交了很多传统技术专家朋友,缺少和信息技术专家合作的经验。传统设计师的审美理论和审美实践都偏于传统,信息时代的技术与艺术相结合的审美理论尚未形成,审美经验相当稀缺。因此,当下传统设计师的信息化是相当表面的、初级的。信息时代的设计师,只能期望新一代。进入信息时代70年后诞生信息设计,为时不晚。

 

问题是,我们的知识结构适不适应新时代。20世纪80年代,中央工艺美院有个老先生潘昌侯,潘先生跟我说:“我们工艺美院教的设计效果图,哪是什么设计效果图啊,就是公仔纸。”连环画上的形象叫公仔,连环画在我们广东叫公仔书,是画给小孩看的,就是画得好看。而设计的结构、材料、空间、功能、布局,包括艺术心理、环境的卫生和安全,全部没有。就是画得好看。所以他说:“我们工艺美院学环境设计、室内设计的学生美术基础非常好,艺术思维能力和创意非常强,可是结构、工程、力学都不懂,如果二年级、三年级到清华建筑系去学习规范的造型设计,比如商场、美术馆、体育馆、剧院、民居、办公楼,这些基本的概念和布局,和力学、设备的装配,这些学回来,到了四年级,回来在艺术上再深造一下多好。但是没人听我的啊!”我说:“潘先生,你是广东人啊!你的故乡会听你的。”

 

回来之后,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院长来找我,他就说:“尹定邦,你能不能够把你们今年毕业的最好的学生分几个给我?现在国外那些工程师、建筑设计师,他们是创意非常强,新结构、新工艺、新造型,猛往前推,我们在中国很难找到一个这样的设计师,有新创意。但是无论国外哪一个新的建筑出来,在中国我们找一个结构工程师,把它的施工图纸画出来,然后建造出来,随随便便我可以找一万个。这就是我们中国建筑的现状,我们缺创意方面的人才。”我说:“好啊,这样好不好,我挑20个学生,你去培训他们一年,你教他们一年,谁优谁劣,谁最适合你们的要求,你一清二楚,比我稀里糊涂地推荐要主动得多。到时候学完了,你挑谁去你那里,剩下的我全包。”就这么个结局。我到学校一讲,读完三年级的学生,愿意选建筑的,自己报名。结果是油画系、国画系、版画系、雕塑系、教育系和我们自己设计系的学生,全部都来报名,最后挑了20个送过去。他让最好的教授来教这20个人,“压缩饼干”,辛苦死了。最后这帮人出来了,集美公司打天下就是这帮人。全国的五星级宾馆,他们做了一半。这是接近30年前的事。

 

现在建筑艺术设计学院的院长沈康,他当时来找我,说:“尹老师,我想到广美来工作。”我说:“你学建筑毕业,一个人来美术学院和设计学院,你的日子将非常难过,强大的习惯势力会把你压死。因此,你要来就来一个系统。建筑造型、建筑结构、设备配套、建筑基础,配套一套。”后来这帮年轻人就一起过来了。

 

这件事是值得我们今天参考的。

广州美术学院(昌岗校区)

装饰:您提到未来学设计的学生需要掌握技术。现在有一些设计师和设计教师会有一些困惑,觉得在做项目时,懂技术的人更有话语权,更能主导这个项目。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尹定邦:这是对常识的误会。华为肯定是任正非主导,而不是由设计师主导。一个国家由政治家主导,他们超脱于各个具体的专业,宏观地、全局地、发展地来指导这个国家,企业家则要宏观地、全局地、发展地看待企业、看待市场。设计师可以吗?

 

影视创作的人懂得要忠于团队,尽力为这个团队最后综合的作品作出贡献。而美术创作的人却习惯于一个人在一个小小的工作室里,一个人解决问题——所有的工艺问题、技术问题、材料问题、市场问题,全部一个人解决。收集什么形象,审美是什么趋向,都是一个人决定。设计师更需要有影视团队的整体观点、系统观点,我们最缺的就是这种系统概念。

 

所以在我们的白马公司、集美公司或者集美组,这种现象是极少的。即便我的学生已经是达到世界级水平的设计师,也不会说他最大,而是有另外一个概念:只有获奖的甲方,才有获奖的设计师,才有获奖的项目。只有优秀的甲方,才有优秀的设计。


白马公司拍摄的健力宝广告

白马公司拍摄

的百年润发广告

设计界存在的一个很大的偏差是,所有我们杂志介绍的外国设计师,都特别有创意、特别独创、特别优秀。但是要知道,没有天才的甲方,绝对没有天才的设计师,而且绝对没有天才的设计作品。可我们的杂志从来不介绍后面的甲方,从来不介绍后面的工程技术支持人员,从来不介绍后面的信息支持人员,都是我们传统武术节目里面的英雄豪杰——一个人,“独行侠”。这就是我们介绍国际上优秀设计时的“有色眼镜”。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了,哪有这回事?没有市场,哪有制造?没有制造,哪有设计?

 

1997年,各地院校长到广州开跨世纪设计教育研讨会,有人问我:“为什么珠江三角洲上千家设计企业,老板都是广州美院毕业的?”我说,我给我们学生讲过法律问题、预算问题、合同问题,怎么样界定工程进度,怎么样编写工程预算。所以我们的人才系统里面,就有专门的人跑所有的材料市场,跟材料市场的经理们保持密切的联系。我们设计师的电脑里面,存着所有材料的供货商,材料的物理性能、化学性能,它的价格、价值、批量等等。我们的毕业生懂经济核算,懂怎么样去投标,懂工程预算、工程进度、相关法律,了解环保、园林、消防、供水供电、规划、水利的知识。所以几个年轻人在一起创办公司,会根据这些决定谁做经理,这是教育的结果。

 

装饰:您当年曾经推动作为设计基础的“三大构成”在中国的实践,那么在信息时代,如何理解您提出的设计的基础向编程转化?

 

尹定邦:现在高中一年级的学生就学编程。同济大学所有学设计的学生,第一年就全部学编程,当然肯定就比高中的编程要复杂一些,要涉及设计领域。构成的东西其实是初等水平就可以编出来了,高级的程序编出的图案,那种丰富性绝对是你原来难以想象的。

 

但是对构成,全国有一个最大的误解,以为三大构成就是一切。构成的概念不是那样的。构成是一个结构概念,也就是一种系统。设计的构成,它的重要的元素一个是资本,一个是技术,一个是市场,另外一个是消费。市场最残酷的就是竞争,资本的核心是谋利。

 

我们的设计研究投资的有几个?研究市场的有几个?研究消费的有几个?我们传统的概念就是设计、建筑或者是制造,基本上到此为止。但是我的几个学生,经常过来讨论资本与设计的关系,所以他们赚得盆满钵满。他们跟投资方、企业家一聊,企业家马上把他们看成自己的知己。这个设计师天下难找,能帮我节省投资而提高效率,最大限度地降低投资成本,最大限度地提高资本的效率。

 

投资是有成本的,资金是有成本的,工程进度跟资金进度、营销进度要匹配,要智慧地结合在一起。到了信息设计时代,就更强调这一点了,比如大数据。

 

大家以为构成只是个形式,其实构成是一种系统的思考,系统的操作,这才叫作真正的构成设计。但是我们到现在,相当多的人都没真正地理解。

 

另外,有人误解我们废弃了图案设计。其实目前广美的图案设计仍然全国领先,我们的家用纺织品是所有的院校都没办法比的。全国的家纺博览会,主办方免费送很多展位给广美,邀请广美带作品去参加。我们的学生从来没有遇到过分配问题。为什么?图案设计是与印染工业相联系的,工业基础没废,图案设计的力量仍然很强。同时,构成的工业基础,制造业仍然很强大,仍然是现在经济的基础,那么我们的构成也不能废。但是现在的制造业引进了大量的智能制造,我们必须跟上,跟上这个变化。


《设计学概论》,尹定邦著

装饰:您认为我国高等设计院校培养信息设计人才,应该作哪些改革?

 

尹定邦:美国开创了技术的信息时代,美国的信息设计及其教育的探索虽然走在世界的前列,却也并未成形。当下,美国又用举国之力,并鼓动它的盟友,全面遏制我国的崛起,我国的高等设计教育只能在中央的领导下,团结起来,做好自己的事。

 

  • 第一,我们把深度信息化的图案设计和构成设计人才作为培养目标。传统工业、市场和消费都在而且很大,国内外都如此,我们就不能放弃培养传统设计人才。但是,北斗定位和万物互联互通并不是个长远目标,三五年内便可能实现。万物在深度信息化,设计人才怎么能够不深度信息化呢?

 

  • 第二,要把开发设计软件和设计教育软件的人才作为培养目标,同时把开发这两个软件作为高等设计院校的科研目标。组织复合型的教育与科研队伍,培养复合型人才,开发复合型的产品。既有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与经费支持,又能得到与高科技企业及其设计部门的合作机会,同时还有相当可观的市场前景,何乐而不为呢?

 

  • 第三,要把涉及信息智能化作为博士生教学、科研的重要目标。也许这只能作为实力超强的高科技企业、高等院校、专业研究机构,在政府重点扶持之下,才能完成的具有战略意义的任务:既出人才,又出成果。人才是开发AlphaGo一类的人才,成果是阿尔法巴智能公交一类的成果。

 

  • 第四,至少要邀请到科研实力强劲的三十所以上的高等设计院校,和百度、腾讯、辞海编辑部等企业实体合作,建设中国设计学文库、设计学图库、设计学信息库与设计专利库。把这些高校的硕士、博士,博士后、博导的研究课题和三库的建设结合起来。有了三库,信息设计便有了理论支撑、信息支撑、历史支撑,甚至还有专利支撑与法律支撑。在各方面不要神话西方,他们并不比我们优秀。只要坚持努力,山高一定我为峰。

 

  • 第五,选择基础较好的三十所高等设计院校,按信息设计的理论架构、技术结构、教学结构,各建一个信息设计学群。把智能信息设计、纯信息产品设计、深度信息化的传统产品设计及设计软件开发的人才,作为自己的培养目标,把培养提高这几类人才的教师队伍作为自己的工作目标。三十所院校各有专长,千万不要开同样的课程、用同样的教材,最后变成一样。我们的制造在全国,我们的市场在世界,我们的设计人才怎能一样呢?

 

  • 第六,为了多姿多彩,文科、理科、工科、艺术等院校都应该开办信息设计学群。研究型大学、重点大学、应用型大学、职业教育学院也都应该开设信息设计学群。唯有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才能更具多样性,更有创造性。

 

  • 第七,为了中国信息时代的设计及设计教育能与国家的实力增长相匹配,为了突破美国及其盟友的遏制,仅靠学校的专家是不够的。没有需求便没有创造,没有交互也没有创造。我们高等院校的领导们,必须编织学术后援网,把国内外、省内外的一流专家都网进来,用开创性的教学和科研课题把他们拉进来。



    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校区)

    装饰:当今中国的国力增强,设计地位在提升,您能不能谈一谈对中国设计的世界地位的期待?

     

    尹定邦:美国有十几个设计中心城市,欧洲有二十多个设计中心城市。中国上来了,与国力匹配,至少要三十个设计中心城市,每个城市覆盖自己的区域。每个区域的自然、社会、历史、经济、文化都有特色,城市自然有特色。设计为自己的城市服务,如果把特色抹去了,这是不可思议的。北京是京城,摆了几百年的国宴,肯定没得比。广州人爱吃,而且再穷也要进馆子,所以广州餐厅全国第一多,也是没得比。因此,北京的国宴设计第一,广州的大众餐厅设计第一,便成了两个城市自然的特色。请注意,如果三十个城市的设计没有特色,中国设计就没有国际地位。因此,提醒一句:特色常常比水平更重要。

     

    装饰:我们听过很多您重视教师队伍建设的故事。在新时期,您在这方面有什么建议吗?

     

    尹定邦:一定要注意教师队伍的年龄结构、性别结构、性格结构、学术结构、能力结构。几块长板是招牌,几块短板见水平。结构论就是系统论,同时还是辩证法。在当今世界,谁能最大限度地发挥系统优势,维系发展优势,谁就是终极的胜者。为此,设计院校的领导们对自己的队伍不能没有爱,不能不关怀备至,千方百计为大家谋福祉;同时也不能没有严,不能不在维系发展和优化结构时坚持原则,舍小我、顾大局,令行禁止。

     

    广州美术学院当年派学生出国留学是没有名额和经费的,是靠学院自己的经费去留学。学校的图书馆缺乏设计类的书,我们就建了自己的图书馆,用自己的经费购买设计方面的书籍。

     

    对教师、对教学,都应该有新的思维。专业不能那么刻板地划分,很多东西应该共融、交叉。进入行业之后,才有真正的专业化。领域内的动向、研究和发展方向是必须掌握的,发展战略是必须掌握的,而且有配套的人才梯队。

     

    必须有自己的传统课程和核心课程。近三十年,英国的设计教育没什么大变化,但在方法论、基本思维、基本技巧上熟练之后,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可我们这方面还是碎片化的。

     

    团队的力量也很重要。当年我们的老师鲜有大师级的,但是,比如平面专业,有人研究文字,有人研究编排,有人研究视觉语言,有人研究装饰,有人研究纸盒结构,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强大的团队,就是一股很先进的力量。这就是结构主义。集美公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相当一段时间是人才培养基地,接项目所向披靡。

     

    在待遇方面,二十年前,广州美院的老师是全国美术院校住得最好的,吃得最好的,汽车最多的。全国大学的人均收入,排第一名的是广州美院。我跟总务处长唯一争论的一个题目就是停车位。工作室空间的安排方面,像武汉理工大学,设计学院院长的办公室大概就是十几平方米,可学科带头人,那些教授、副教授们的办公室,基本上都是两百平方米。他们的博士生、硕士生跟他是在一间办公空间里学习研究的,从这个发展趋势来看,这是研究效率最高的一种空间安排。

     

    对学生也好,对设计师也好,要开发智慧。前不久听说,当年离开广美的一位青年老师,现在很有成就。他当时在学术上表现得不够上进,我就让他每天到我这里来进修,给他安排课程,每天半个小时。第一课,名片设计,名片的编排设计,每天30个,不要画,不要写,你就把旧画报拿来剪,贴上去,30个不同编排的格式,每天30个,10天就是300个,一个月就是900个。然后是包装、色彩、招贴……后来他觉得太辛苦,太严苛了,就离开了。后来工作,到日本和美国留学,又回国开广告公司。过了10年之后他跟我说,他说他最有用的本事,就是那半年,比他留学收获都要大。因为他把这些东西都穷尽了,而且是以最简单的方式。集美公司的设计师也是如此。

    广东省集美设计工程有限公司项目案例

     

    设计院校的领导们要爱自己的队伍,牺牲个人的利益,把团队的利益最大化,这样的团结才会是长效的。设计团队的离散,95%不是因为学术之争,而是利益之争。所以广州美术学院到中国美术馆办展览的时候,油画、国画、雕塑、版画都安排在最好的位置,最偏远位置留给设计作品。布展前我去看的时候,发现设计作品的首席设计师都是尹定邦,我让他们把尹定邦三个字全部抹掉。所以后来再看展品的时候,尹定邦的名字消失了,一个也没有。物质的福利和精神的福利一定留给大家,这样你这个团队才可以长远。

     

    努力吧,中国设计界的“80后”“90后”“00后”们,胜利就在前方!近十年来,中国国防科技中的信息设计的伟大成就,就是大家的榜样。

     

    来源:《装饰》2019年第5期“中国设计教育”

    原文:《关于信息时代设计的思考——尹定邦教授访谈》

    采访整理:赵毅平、赵华

     

 


电话:(020)83396560、(020)83197681 传真: (020)83197681 E-Mail: gdida@163.com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2009-2019 广东工业设计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35144号-4地址: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52号152创意工场202室  邮编: 51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