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的本质 | 当工业设计遇上“修辞手法”

 2019-04-18 13:37:30  来源:广东省工业设计协会  次浏览

近几年,故宫这个将近600岁的超龄“网红”可谓是出尽风头!
 
先是《上新了 故宫》将“历史演绎“和”文创设计”结合,依靠明星引流。随后故宫口红一夜刷屏,6种唇色售罄之后竟然上演了一出“嫡庶之争”的宫斗大戏。



紧接着就是大家翘首以盼的《国家宝藏》第二季回归,还是熟悉的BGM、还是熟悉的001号讲解员;纪大老师这一开口,瞬间让我们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打通了滞涩上下五千年的任督二脉。
 
孤品上阳帖、绝品样式雷,珍品金瓯杯,每一件都能让我们想入非非。站在工业设计的角度,这舞美、这灯光、这场景布置,这故事设计都堪称一绝。
 
 

01 / 复古
 

 
谁说中国没有工业设计?
 
早在十七世纪末中国就已经有了“样式雷”这样系统绵长的“建筑设计”,比之1919年的“包豪斯”建筑设计理念至少早了一个世纪。
 
严格意义上讲,“样式雷”本身属于传统手工艺设计的成分居多,但看北京故宫、三海、圆明园、颐和园、静宜园、承德避暑山庄、清东陵和西陵这样至今都熠熠生辉的工程建筑奇迹;它们的工程量之庞大,造型之华美,结构之稳固,我们不能否认这里就是中国最系统、最完善、最先进的工程设计大成之作;尤其是它先进的测绘、造型、布局理念,直到现在都不过时。
 
遗憾的是曾经这样辉煌的中国古建史毁在了八国联军之手,样式雷也从此断档;最后却只能在综艺节目上“茕茕孑立”让国人凭吊。
 
遗憾归遗憾,一部样式雷弥补了中国建筑史的留白,更是为中国工业设计史找到了地标,甚至为世界工业设计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我们没必要刻意渲染,毕竟我们还是要向未来看,真的没必要像日韩那样算尽机关;但是,不说对古建筑、古文物、古技术我们要像王其亨教授一样满腔热血,最起码的尊重我们还是要有的,万一,它们就为我们打开了现代设计的另一扇大门呢?
 
就像是现在的故宫彩妆和故宫综艺,它们就是一种文化和形式上的复古;是设计界面向过去最起码的修辞手法之一。
 
复古,固然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设计手法,但这需要强大的历史文化底蕴以及国人民族自豪感的觉醒。
特别是在当下中国全面复兴的大时代,复古几乎就等同于流行。
 
当然,根据修辞手法定义,这里的复古应该称之为“用典”。
 
 
02 / 归纳
 

 
面向过去的修辞手法除了复古,追本溯源从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挖掘古人的文化、文明遗产;还有一种就是后人对古人的文化创作进行某种程度上的归纳加工,也可以称之为“复兴”。
 
巴西艺术家Milton Omena 把达芬奇、梵高、莫奈、达利、毕加索、蒙德里安、波洛克、沃霍尔的艺术风格归纳之后,都变成了极具识别价值的LOGO。
 
诸如达芬奇的几何、梵高的扭曲、莫奈的桥、达利的时钟、毕加索的抽象、蒙德里安的色块、波洛克的滴水、沃霍尔的波普;Milton Omena 都很好把握到了这些艺术名家的风格,尤其是达利的时钟、波洛克的水滴、毕加索的抽象和莫奈的桥更是形神兼备,几乎一眼都能识别。
 
虽然Milton Omena 本人设计这一套独特标识的出发点并不单纯,一方面是为了挑战,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了炫技;但我们并不否认这种把过往甚至是已故艺术家的自身风格拿出来规整,二次创作,用当下最时尚的元素和手法表现出来的手段真的棒极了。
 
而这,就是历史元素被时尚潮流再一次召唤激活的手段,它是仿古系设计的另一种法门。
 
同样,如果当下的设计师思维枯竭没有灵感了,前人的艺术作品永远是我们最好的老师。
 
当然,根据修辞手法定义,这里的归纳应该称之为“借代”。
 
 
03 / 飞白


 
在修辞学上,明知其错而故意仿效的修辞方式,叫做飞白。
 
在设计界中,打破常规跳脱出前人的固有印象,叫做飞白。
 
简而言之,“飞白”就是敢于打破固有认知,赋予设计新的生命力和个性。
 
2018年11月日本知名设计工作室Nendo 将其标志性的精致细微处理应用于日本文具公司KOKUYO国誉的粘合剂系列产品中;不仅重新设计了一系列产品的包装,还一改以往文具包装过度设计的状况,采用哑光白色装饰面,文字微妙的印与其上,不过分分散使用者的注意力。
 
从某种功能程度上来说,Nendo 明知道大家日常文具用品的使用习惯,可是他们却敢于打破这一常规,直接使用颜色来表示功能:例如「灰色=标准」,「红色=强粘合」和「浅蓝色=可重复粘合」等;并且还考虑到了每一件文具用品使用的情况下,具体的使用体验:方形胶棒,可以很容易地应用于纸张的角落边缘,滚轮胶带,扭开即可使用; 红色瞬时胶水,可以澄清粘贴区域并在  15  分钟后颜色消失;带吸盘的胶带分配器,其主体尽可能轻便易携,并防止跌落造成的损坏。
 
这些针对产品细节和使用体验的“过度”设计,无不是对于当下形式大于功能产品设计圈的一种反叛。
 
颜色标识功能,形态易于使用这些细微之处的创新虽然算不上“前无古人”,而且它最初很大可能会遭到用户抵触;但它至少给产品本身增添了磅礴的生命力和巨大的想象空间。
 
所以飞白是当下设计最有可能出爆款,也有可能叫好不叫座的设计方式之一。
 
 
04 / 拟态
 

 
如果说飞白是在挑战权威、挑衅用户,浑身充满了“叛逆精神”,那么拟态就是信奉“颜值至上”的设计主义主动“讨好”用户的另一种当下设计方式。
 
当颜值即一切这种价值观逐渐从古人、旅游、奢侈品圈逐渐传染到明星、网红乃至于产品造型、产品包装、智能穿带设备和智能机器人的时候,“颜值”就已经几乎征服了全球。
 
当然,“美”的判断标准有很多,不尽相同;但是从美延伸出来的分支“萌”却往往大同小异。
 
小孩子对于它没有抵抗力,女孩子对于她焕发童心,男孩子自然就只能五体投地,所以“拟态”设计几乎“无往而不利”。
 
但也不是每一种产品都适合“拟态”化,“拟态”自然也有门槛:如果只是单纯形象包装上的“捏脸”,这就难免太过“僵硬”,我们需要把产品放在合适的位置,和拟态“天人合一”融合在一起。
 
尤其是“拟态”的“态”往往是一种有生命、有特征和习性的生物,怎么融合,就是最大的难题?
但其实“拟态”设计的标准追求的是神似而非形似,所以对我们的限制也不是太大,我们只需要凸显“拟态产品”的某几个关键特征,其它的,观众会给你想象力。
 
而拟态就是当下设计另一种在保守和前卫之间游离的最常规的设计方式。
 
 
05 / 通感


 
仿古设计和当下设计之后,自然就是未来设计,仿古设计有复古和归纳(复兴)、当下设计有飞白和拟态,那么未来设计有什么呢?
 
拟物设计。
 
认真一点的同学或许会很奇怪,为什么拟态是当下设计的一种,与之神似的拟物却是未来设计?
 
这里主要是因为拟态设计有很大的局限性,甚至愿意为了“美”和“萌”主动篡改了萌物的生态属性,这样就算能够幸存留下来的生态特征也大多为了适应产品属性变成了畸形。
 
但是拟物设计由于其工程的庞大性和未来属性,不会落实到每一个用户的具体喜好,它们是针对一个集体、一个团队,一个组织最大化、最有效而且最精简的生活抑或武装方式。
 
这种拟物设计的参考系往往是经年累月之下,经历过时光的洗礼遗留下来最合理(至少在目前是)的物质形态;就像马的屁股最后决定了铁路的宽度,集装箱的大小决定了一艘船的承载。
 
但在这里,我们之所以更喜欢把“拟物设计”当成是通感,很大原因是拟物设计时间又或者是空间跨度太大,从细节上几乎看不出来它的参照物;而且具体到某一件拟物设计也不会是参照物的放大,它需要考虑到造型的合理性以及科学性。
 
所以相较于拟态设计追求的神似,通感设计追求的更多的知只是外观上的形似。
 
 
06 / 移情


近日意大利米兰新美术学院(naba)本科设计课程主任 claudio larcher 为 istituto oikos (一家非盈利机构,力图促进环境保护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工具)发起的 TERRA 项目提供支持。
 
在马赛大草原上,larcher的学生们在他的监督下,帮助坦桑尼亚牧民用皮革角料制作天然手工皮具;不仅不需要电力,还能方便他们在有限的条件下轻松制作;这样的特征无疑更能有效帮助贫困斗士们提高收入。
 
据悉,该项目也是坦桑尼亚北部游牧群落提升适应能力的一系列整合措施的一部分。
 
从这里走出来的商品或许没有蒂芙尼的精致、没有香奈儿的优雅、没有爱马仕的奢华,也没有机会摆在大城市的华丽橱窗,更没有资本营销推动拍广告;它们材料普通、构造精简,价格低廉,它们似乎生来就入不了大多数人的眼,但我们无法否认这些付出了大量心血的手工艺品中所包含的“希望”“温暖”和“爱”。
 
因为关爱,才更加奢侈。
 
不管这样的设计有多简单粗暴,但它至少通过移情这一手法,融入了人性本善这一基本素质,这就让弱者看到了生的希望,让强者对于未来不再迷茫。
而这就是让人对未来依旧饱含希望最“好”的设计。
 
 
* 小结 *
工业设计的本质就是“为人服务”,只不过在这一波从原始设计到传统手工艺设计、接着才轮到工业设计的浪潮中,我们已经迷失了。
 
至今还不到100年的工业设计,虽然在效率和效益上远远高于上万年的原始设计以及几千年的手工艺设计,但是过度盲目的追求商业化一切向钱看,已经让当下的工业设计忘了自己的“初衷”。
 
尤其是在当下互联网经济遇冷,凛冬将至的大时代,我们更需要未来设计更有温度,工业设计回归“以人为本”的初衷;为富豪权贵设计不过是在锦上添花、为中产阶级设计不过是在竭泽而渔,为弱者为弱势文化文明设计这才是雪中送炭,是弘扬,更是传承!
 
未来需要的不一定是科技有多发达、外观有多炫酷,内容有多丰富的工业设计产品;尤其是在人工智能大爆发的时代,更充沛、丰满、细腻的情绪体验才是用户所需要的工业设计。

电话:020-38042106 传真:020-38042106 E-Mail: service@gd-id.com Copyright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新手指南 | 会员积分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2009 广东工业设计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59053号联合支持:广东省工业设计协会 互动营销支持:深圳牧星策划设计机构 技术支持:广州汉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