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正文

工业设计的本质 系列之五 热爱生活 走进设计

 2010-04-26 09:36:59  来源:广东省工业设计协会  次浏览

热爱生活  走进设计---石振宇在北滘设计师沙龙上的演讲

 

今天的课题是“热爱生活、走进设计”。记得我在1986年从北京艺术学院进入到工艺美院,教书的头一天,柳冠中柳老师说:我们欢迎石老师来,请石老师给全系的老师做一个讲座。我报的课题就是“热爱生活”。为什么我要讲“热爱生活”先跟大家解释一下:工业设计只是一个“手段”,我们一辈子很多误区都是完蛋在手段上,把手段当了目的。工业设计是我们的目的,不对,它只是我们的手段,工业设计的最终目的是真正的改善人类的生活。什么样的生活呢?人说的工业设计是一种生活方式,我要创造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但我觉得这样说还不够,生活方式有好有坏,我要提出来得是创造一种健康的、朴素的生活方式。
所谓健康的、朴素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即我们消灭掉腐败的生活方式。比如手机啊这些,我觉得过量的生产就是腐败的生活方式。腐败的生活方式给中国人,给世界带来什么这是最大的问题,带来的是大量资源的浪费,垃圾的污染。现在报道说地球上每天生产电子板的线路废物达百万吨以上,这些垃圾连填海都不行,里边含有有害物质,并且天天还在递增。手机生产商为了赚钱,大量地生产,今天刚推出一款,明天又推出一款,第三天又推出一款,致使我们兜里一大堆手机,而且都在更换,另外它还改变了年轻人很多生活习惯,实际上人类的本质也受到侵犯,我觉得如果一种产品、某种科技的发展走到这种程度的话,实际上已经是走到了人类的对立面了。比如原来以前没有手机,一个月给妈妈写封信,那是充满感情那,那纸上都滴出眼泪来,但现在短信满天飞,想发就发,飞得根本没有感情了,而且大量垃圾产生,这我觉得是作为工业设计师最反对的。当然,我虽然反对但我也不能把所有手机厂都给关了,而手机厂还牵扯到国家大量的就业问题,科技发展天天往前走,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但工业设计师的义务是什么呢? 就是尽量缩小这两者,并使这能健康的发展,健康的维护人的生活权益,让所有的产品是为人服务,而不侵犯到人的生活本质问题,这是设计师崇高理想的一方面。所以我说设计健康的、朴素的生活方式。当然,我不反对说现在有很多毕业生做手机。 手机也成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这个问题是很可怕的。


那生活的本质是什么?我们讲的可能跟工业设计在某种程度上是没有关系的,实际上他直直的牵扯到人类的异化问题。我在美院讲的时候所以我不想一上来讲工业设计的技术问题,工业设计的技术无非就那些,处理手段问题,工业设计的形态问题,结构问题,处理它们之间的问题。但它的指导思想必须是以人为本,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每到一个学校讲课,先讲——热爱生活。热爱生活就能把你的行为端正起来,就能够调整你在设计中用什么样的思想去调整设计,完成什么样的设计,为人类创造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变成了设计的第一主题。在近30年的专职工业设计中我越发感觉到这样问题,我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但不是说是你们,而是面的对的社会的状况,是我所提倡的建立健康的、朴素的生活方式是有多艰难。沙龙让我来讲课,我就希望园区的所有设计师能够聚集到这推动健康朴素生活方式的发展。刚才介绍我时说我一句“名言”:当市场越大,生产量越大,技术含量越低的时候,我们生产的垃圾越多。这个问题也是我在设计这么多年里感觉痛苦的一个问题。举个例子,我以前跟深圳一个挺大的公司合作,他们说工业设计在中国市场挺大,我们建个研究院。在一起谈时他们觉得自己很成功,因为每年它的产值十几个亿,他们是搞电脑音箱、电脑周边设备的。他们负责人说,石老师,您成立一个研究院,我们出资,您就给我们搞5美金~10美金左右的音箱,我的销量很大很大,轮船天天都在码头等着。最后我们没谈成,我对他们说:我不想跟你们合作,你们的船天天等着,等着你们把中国的资源拉出去。你觉得你创造产值了吗?我觉得你是中国的罪人,中国山上的树全让你拉到外国去了,然后你赚回几分钱来。年产十几亿有什么可牛?瑞士百达翡丽表一千一百万一只,你一年的效益等于人家5块表,人往兜里一揣就拿走了。天天拿船运你运什么了?打死我都不跟你合作了。这种合作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们做设计,今天在这里谈热爱生活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在做任何设计的时候都要考虑到你所生产的东西对我们的环境、对我们的人、对我们健康人群的生长是否有意义。厂家、生产商赚钱的时候也要想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问题。而我们学校里的老师,我们学校里的老师教设计的时候大多教的都是设计的技能。我觉得设计教育里面有两块,我们把设计叫职业教育,不管我清华的不清华的,别人很讨厌这句话——“啊,我们的大学是职业教育?” 我告诉你,所有的教育都是职业教育,除了理论教育之外。医生、工程师是职业,设计师是职业,职业教育最主要的两大内容,一个职业道德,一个职业技能。而现阶段我觉得我们的职业道德教育的太少了,所以我们很多人急功近利的很,这是我们教育非常匮乏的。所以我一再提“热爱生活”,就是反思我们最根本的部分。

 

石振宇认为“设计不在设计之内,设计在设计之外。生活方式有好有坏,我要提出来的是创造一种健康的、朴素的生活方式。”


前几年,我们国家提倡一种政策——科技救国。所以我们把所有精神都集中到科技上,科技就是生活了,科技变成了所有的生活,而且这是近20年国际上的发展,不只是中国的发展是我们以前几百年都没做到的,但是你想想我们在科技上有多大进步?我们在生活角度上有多大进步? 没有多大进步,自1900年以后我们基础理论上的突破很少。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捅到一个手机的方块里,实际上这是一个技术问题。那当我们单纯提一个科技救国的时候就出现一个问题,科技在发展,经济在进步,生活也确实在改善了,但这里面也有许多问题。比如东莞,经济业发展起来了,科技也提高了,国外的东西也引进了,人也进步了,生活提高了。但农民还是农民,这里所提的“农民”并不是指种地的人,是指思想观念。他们有钱干嘛?——吃喝嫖赌抽。我觉得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我们有钱了,科技进步了,而衡量人的价值观也发生改变了,我们现在评价一个人就是“钱”,对不对?科技要转换成生产力,生产力要进入市场,市场要转化成钱,所以评价标准就变成了“钱”,这里边的问题太大了。这几年80后90后所出现思潮在生活上有了很大的差别。过去我们能凭一个理想把大家号召起来,比如以前共产党,共产主义,大家抛头颅、洒热血,现在还行吗?不行了。比如老石在园区建立A1体验中心,号召大家为了理想,号召大家,一定实现中国工业设计的前景,要把中国发展起来,有人来吗?寥寥无几吧。但我说,来吧,每月5万工资,那把全中国人都聚集来了。我们的观念出现了多大的变化啊,这种观念指导下出现了多大的误区啊!再比如三聚氰胺的事件,吃死人了,哪里出现问题了?什么在作怪?钱,钱出现了问题了,钱都让你昧了良心了。在解放前,那资本家做小买卖的都不干这个,你说往牛奶里搁点三聚氰胺吧,他说这可不能干,往里边放吃人死了,我们家祖坟都不长草啊!他都还有一个道德标准的底线啊!我们如今把经济提到这个位置上时,作为主导的时候,我觉得科技救国有一个问题就是:科技是手段不是目的。我们又把他当目的来做了,如果把它当目的,那很多事儿都完了。所以我才说我们热爱生活,我们要健康的、朴素的生活方式,也给后代留点余地,也为了人类的长久生存,要不然人类早晚把自己给折腾死。说到这,我觉得,热爱生活,研究生活,走进设计,是最朴素的设计观,在这个思想指导下才能做好设计。
这里边就又牵扯到节约资源,不破坏资源,一砍树会觉得心疼,山秃了发大水,山秃了自己审美的心情都没有了,生活的环境都发生改变了,那在设计的时候就要考虑到各方面人类的发展。比如说做手机,一个厂家做手机的,那就不能整天想着无限扩大它的利润,死活扩大它的利润,想各种招赚钱,我觉得赚钱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生活的发展。再说到科学,这个词转变的也太厉害了,希腊时期的科学,科学是没有实用价值的,那时的科学是一种艺术,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思辨。什么时候科学真正走入生活了呢?法国笛卡尔20世纪初叶提出来现代科学的问题,于是发动机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出现了,科技的成果转化成生活的成果了。人啊,其实就跟虫啊动物一样,有些地方还不如动物呢,比如狮子吃饱了就趴在那呢,人不一样,只要有吃的撑死都吃,人类的欲望无休止。热爱生活的另一个内容,中国的佛教大家去看看,不是说让你天天烧香,宗教是一个哲学,释迦牟尼在树下突然醒了:人生的灾难来源于哪?——欲望。中国的老话说无欲则清,无欲则刚,这就话反过来看看也不对,无欲,人就一点想法都没了,干什么都没劲,那也完蛋了。所以很多现代理论上 “无欲”是指不超出生存本身之外的欲。沿着这么一条道路,我叫设计道德,才能把设计引入一个正轨。我们不能完全变成一个经济动物。所以我觉得,科技发展必须在人文的思想的指导下才是正确的道路。科学是手段,人文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让所有人过到一个健康的、朴素的、给后代留有生存空间的生活方式,这是设计之本。所以我觉得设计师在接触到每个设计的时候都要想一下生活,给企业家提出相应的概念。


其实我是一个流浪者,居无定所,在广东5年了,漂漂泊泊的到过很多地方,来到北滘很受感动,比如说我以前在东莞呆的时候参观了很多大厂,各种设备全都有, 但呆了两三年的时间,参与了一些调查、设计后我发现,我不能再在这呆了,这不是我选择的地方,他们只是在做OEM。OEM是什么?我们常说“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制造国”、生产厂,你们觉得好吗?“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生产制造国”就等于说是——我们是全世界的工人,你们想嘛我们干。我觉得这个提法太有问题了,就是说人家把东西都想好了我们来干,我们是全世界的工人,多牛啊。这个太幼稚了,太可笑了。 为什么不说全世界都是我们做的呢?经济危机让我彻底明白了这个问题,经济危机让东莞一大堆企业倒闭了,我亲眼看着倒闭了。因为它的发展不在于它的资金、技术,而在于它的脑力,它可以逾越过许多手段,但它逾越不过自己的思维。所以热爱生活这几个字从不同角度去看,可以指导你一辈子所有牵扯到的设计活动。我们好多同学一接到一个设计,第一件事就想着这个东西我怎么搞的好看,其他一概不问,这是小才,你要看更多的东西。我要是接触到一个产品,第一想到的是这个产品对世界有什么好处 对人有什么好处, 对企业、社会、对国家有什么好处,我到底该干不该干,我怎么干好,我通过什么手段满足我对人类所担负的责任,这个问题是第一问题。这个问题说起来很虚,我年轻时也不愿听这些,但现在我天天扯这个。我以前办的一大推错误,就跟我们现在说文化大革命怎么不好,我现在已经不抱怨了,我觉得文化大革命很好——好在是对人生的一个检验。我们中国人都该反思,不是文化大革命好不好,那么不好,你做了什么?你要是不做不就没有嘛!你不是埋怨别人,你是埋怨你自己,你没做,助纣为虐了,你要记住,下回不要再做这种事了,下回看到不正常的事你就站出来。我觉得人生是通过生活,通过设计不断完善自己的过程。一个设计绝不是你搞得好看不好看的问题,而是通过设计不断完善自己的人生的问题。如果每个设计师能以这种思想完善自己,那北滘未来是天堂,如果中国设计师都这么干,那中国未来是天堂。


所以今天我不想谈技巧问题,只谈热爱生活问题。我一向认为设计不在设计之内,设计在设计之外。比如说设计一个杯子,这杯子就是设计目标,但这个目标就体现在杯子?不,它的所有知识来自设计之外。第一,为什么要设计杯子?什么人用这个杯子。生活告诉我为什么杯子是圆的,方的一喝水两边都流,三角的搁嘴,这圆的由生活中来。第二个想到什么人用这个杯子。北京蹬三轮的劳苦大众用的,那我就想到劳苦大众一次喝水量是多少,不够500ml那肯定不够用,喝功夫茶那种喝就喝死了,大量出汗的劳动人,他一次饮水量是对多少。再想到,500ml有了,怎么喝?那形状肯定有个最佳比例问题。那再想到干活的时候要泡茶,要保温,要加盖,加盖闷久了又馊了。。。。。。所以要考虑很多问题,这个杯子设计的好坏来源于他对生活的了解,他在设计之外。是那你如何得到这个东西?热爱生活这四个字是所有设计的根源。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他坐在树底下,当一下被苹果砸了,挨砸的也不止牛顿一个,那为什么只有牛顿发现了?因为他热爱生活,当他被砸的时候就想了,哎,真有意思,为什么向下掉不向上掉呢?为什么呢?如果你不热爱生活,那苹果一掉下来,你就说TMD真烦人,在这坐会儿都砸一下。


有时候搞设计搞不好,那因为你脑子里只有设计,因设计而设计,所以永远搞不好设计。我是当老师的,比如说“同学们上课了,我们今天设计一种杯子”, 那完了,全死了。已经告诉你是设计一个杯子了,那你脑子里全是杯子了,也就是弄个花啊,画个鸟啊,打个节啊,全完了。但如果我说,“同学们我们今天是设计一种新的饮水方式”,那杯子的概念就没了,比如走到河边了想喝水,可以这么捧着喝那么捧着喝,一种新的产品、方式诞生了。所以我说同学们脑子要活一点,不要扎到了一点,热爱生活会引起你很多对生活对设计的联想。实际上,我一说设计杯子就死了,这因为我说的杯子是一个名词,设计师是打倒名词的。一旦一个东西有了名词,那这个东西就死了。我们是创造名词的,不是使用名词的。产生了一个新的东西、方式,那我们自己给他取名,一起名叫出去了,一个新的设计诞生了。比如他叫集成块,以前没有啊,这是创造。打倒了一个名词,又建立了一个名词。我们搞设计非常注意语言上一些东西。商品上贴的那东西,尤其是日本人的“豪华”、“超豪华”。豪华是什么概念?是过去的地主么?但过去的地主也是挺清贫的,稍微富裕一点。 什么叫超豪华,就是对欲望的无限挑逗。豪华说明一部分东西根本没用。比如说做一个录音机,上边有MF1、MF2、AF等,日本人一定做六个扭,一个频道按一下,五六十个扭 ,你根本都不会用,但你心里觉得牛,你看我的机多复杂啊。有的录像机,那定时功能一辈子都没用过,买的时候都要说我要个定时开关的,其实天天都睡的醒不了,他也要买个睡眠开关的。我到很多家看他们的录像机时发现,也就是用两个开关,放带、停带,为什要有其他的功能——超豪华。豪华在文学上解释必然是繁琐的、繁琐的必然是雕琢的,雕琢的必然是小气的。欧洲人的东西看起来很笨,很简洁,简单的都朴素,朴素的厚道,厚道的都大方。文字上我们很多设计的理念都能体现出来,那我们设计为什么不去热爱生活,到生活中去寻找这些知识,以满足自己,丰富生活,改善我们设计的主导思想。这个改善,技术都是次要的, 遇到一个东西很快就想,有些人就说了,一问一个厂家生产个东西,第一件事就是问:“市场大不大?”, “大大大大,人人都得用啊”。我们现在工业结构状况都是这样,所有的厂家第一句都是问都是量大不?实际上经济都是像金字塔形状的,最底层的时候量肯定是大,但进入门槛都低,技术门槛也低。像勺子,人人吃饭都的用,市场大不大?当然大,但真正对每一个厂家来说相对市场大吗 ?不大。市场有15亿人,但进来1亿生产商,你说相对市场还大吗?购买上来说呢?市场大,也便宜,技术门槛也低,但买的人大多数是没钱的,没钱的人买东西那可是真挑剔,要真是掏钱买要翻来覆去的挑。所以这个市场观念非常可怕,而且大家都在这个地方争。去厂家他们就是问还有什么方法能让产品便宜点,再便宜点,实际一个产品一旦进入到价格竞争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死了。现实中,我们中国还有一个怪现象就是把高技术的产品做成低技术的,液晶电视不就是高技术,但最后毛利只有5个点。多可怕,他们把这么高技术的产品一出生就接近死亡。钱都跑哪去了?实际上钱都让高层次的技术掌握者拿去了。我们的大电视制造厂没有自己的技术,只是在攒装,这时候MBA就来了,攒的时候比谁管理的好,比谁在工人那扣工钱了,谁的资金盘子大,谁把谁挤出去,这时候他就不考虑如何提高产品,如何更适合人,如何使人的生活过得更好。所以我们的产品出现了现在的状况,而设计是产品里最主要的灵丹妙药。


谈到灵丹妙药时,就要谈一个基本条件,我们设计师是否具有全面的修养,能适应到产业结构里面去,去解决这些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就是对生活的热爱。坐在这的都是大学毕业生,但知识结构都很片面,地理不清楚,历史、人文、生活不清楚,在搞设计时立刻提出一大堆方法论,连歌都能写,但回家连一个灯管不会换,你能相信他会给你创造新生活吗?鬼才相信。你别说你研究生毕业的,你是博士,即使全世界的权威承认你,你都是狗屎,你连自己都不会活着,你给别人设计生活,别人怎么活啊?踏踏实实的活,才能去设计。你挨过一次打你就知道疼了,你就知道怎么躲了,你就知道怎么打别人了。我们一再提到的就是深入、创造,去热爱生活,不畏艰难的去探讨、研究生活,才能得到真正的知识。 前年,一个媒体采访,问我一句话“理论指导实践”,我认为理论历来不指导实践,因为只有实践有创造了新理论,理论是实践的总结,是再实践的参考,并不是实践的指导。所以我倡导的第一点是实践,实践由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居里夫人在没有发现核元素时是什么指导了?居里夫人在实验中发现了,才做出总结,但有人又在实验中打破了,又总结出新的理论。理论是实践的总结,是再实践的参考,但绝不是指导。如果创造出一种理论永远指导着实践,那么世界就完了。有很多东西我们想一下其实是很可笑的。小时候常唱一首歌,“大河那个没有水啊那个小河干”, 大河没水小河干,这不是扯淡嘛, 历来是小河没水大河干。我们天天提集体主义,大家都是穷光蛋,零加零还是等于零,只有是一了,一加一才是无数,那我们又想到到底是国富民强还是民强国富,这好像是个政治问题,不是,我历来把它看作是设计问题。生活告诉我们必须踏踏实实。大家都说这个人有知识,他有一大堆信息,搞设计的大家都知道王受之,他是我朋友,写了一大堆书,但我想他能解决什么?后来我想他脑子就是计算机,他是信息,信息不是知识,知识不是文化。信息只是“我知道”,消化了有自己的看法叫知识,有了知识只是技能,不是文化,不是说大学毕业了就是知识分子,知识什么分子啊?如果你连知识都没有那就是臭分子。我们把自己抬到这个位置上看这个问题时就很可笑。 有时候我们不如一个农民有知识,五分钱掉到地沟眼里,硕士毕业,博士毕业拿不出来,农民用东西一粘拿出来了。说明他比你还有智慧,他有生活,他有知识。我们这么多年脑子里混乱这许多东西。


我跟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从不聊设计,设计要能说的清那就不设计了,说吧。那就聊吧,说不清,那是一个人对生活态度的反应。画画的人常说,见其画如见其人。其实见其设计也如见其人,这小子搞了一件产品,你看对环保都没概念,对生活根本没有理解,对审美一点修养都没有,你看完后都不想跟他说话。这是你在学校学的吗?所以必须要由生活学起。经过战场你就知道同情战友,共同在一起生活过,你就知道照顾别人。你什么都没经过,那做什么?设计就是生活。有一年广美童院长说给同学们讲点什么吧,我做完这个讲座后学生三个月没消停,学生网上折腾的翻天,讲完后我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想说什么就说了,嘴上没把门的,以后你少请我就完了。我讲的什么呢?——我们对待知识的态度。我们现在一些机构,一弄就是,知识结构提高了,博士、硕士几个,所有人都是知识分子。那我告诉你,一个人在国内是只猪,出国后也变不成人,回来只能是镀了金的猪而已。这关键不在国内国外。结果因为我说了这句话,广美在找镀金的猪呢。当然我是无意的。一个人是人才他乐于思考,深入生活,自己劳作,在国内也好国外也好都是人才,到了国外后他可能更开阔了。


我们这个时代有个毛病那就是以履历表来判断人。我这人从不喜欢招工,一大堆履历表,先找名牌大学,那你就不想名牌大学有多少屎蛋?有国外的先找国外的,国外的肯定棒,其实国外跟中国一样,国内有多少傻蛋国外就有多少傻蛋,一个都不会少,为什么我们会形成这种心态来对待呢?清华大学请国外无数人到我们那讲课,开始我觉得国外引进的得听啊,但发现什么都没有,一年级都学过,后来我就不听了,我觉得我们对知识的判断来源于生活,检验知识的标准也是生活,所以热爱生活是最主要的。有个学生问我什么是好的设计,我说一个人有一天准备跳崖了,突然看到了你设计的洗衣机了,说生活中还有这么好的东西,不死了不死了。这就是好的设计。如果你做不到这个谈什么好设计。如果你搞的东西让人觉得活着都没劲还搞什么设计啊。


 我觉得一个人的一辈子的成功只有两句话,一个是热爱,一个是锲而不舍。我们学院有个老师热爱抽烟。媳妇不让抽,躲到阳台抽,阳台上有东西一抽爆炸了,你看,这就是热爱。这不是喜欢,喜欢今天喜欢,明天不喜欢了,热爱是要奉献的,是要牺牲的。这动力是最可怕的。再比如革命时期的夏明翰,杀我夏明翰,还有后来人。这就是热爱,有信仰,他知道这个东西好,死了都要。如果干一件事没有这个热爱,干脆就别干了。英国一个电影叫《红舞鞋》。他对我一生的影响非常大,我至今都记得非常清楚,里边有个女的叫佩姬,她跳舞很有天才,一晚她举办一个party想吸引来当时最好的导演,想上舞台。就在酒吧那地莱蒙托夫问她:你为什么跳舞?佩姬说:舞蹈是我的生命,我热爱舞蹈。莱蒙托夫扭头就走说:艺术是宗教,是信仰,是要献身的! 我觉得莱蒙托夫说的非常对,说是生命都容易,一个人一辈子在生活中没有信仰那就完了,会连好坏都不分。 我们一谈到宗教就说那是迷信,我觉得不是迷信。我到过以色列,了解过希伯来教,了解过基督教,也了解过天主教,后来我发现所有的宗教都是哲学,世俗化了他才形式了,磕头什么的。我觉的世界的文明就是宗教。宗教让人了解到敬仰、畏惧,敬畏。没有宗教时那随便杀人,有了宗教后让他觉得有上帝在看着他,我杀人下辈子怎么着。我们年轻人现在没有敬畏,一个企业把设计委托给我了,我会睡不着觉了,钱我拿了人家的,做不出来怎么交代啊?我们不能说没做好怎么了,大不了你下次不找我了,挨骗的人多了,中国十几亿呢,骗到六十岁都骗不完。我也接触到很多年轻人,中国人传统教育里面有很多东西是值得深思的,当然也有很多糟粕需要去去除的。比如好汉不吃眼前亏,投降主义,一有事赶紧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曲线救国嘛。中国我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谭嗣同,一个是我一个朋友,文化大革命被枪毙了,戊戌变法失败后其他人都溜了,但谭嗣同说:中国革命需要流血,我谭嗣同便是第一人。中国人说的舍身取义。


没有生活就没有设计,一个设计最终看得评价它的不是技术,是他的生活。一个好设计师跟差设计师的区别,绝不是技术,而是他的眼光、对生活的理解。我想讲你们好好的活着,去研究怎么能活好,怎么能获得健康,怎么活到对大家都好,怎么能活到不害别人。你把这个学好了那设计肯定是顶尖的。随着我的年龄增加想法也在改变,在我四十岁的教书时候说设计就是两句话: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生活中提出问题,再提出一种方法去解决问题。现在我觉得太片面了。实际所人永远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设计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设计一直解决的是关系,那么多问题在那,我们在找到一个点,这个点能把所有关系协调起来,它没有解决问题。我们设计师到不了这个程度,是对生活的不了解。生活里也是这样,解决了这个问题跟着又有新问题。我们永远是在协调关系,所以我说设计是微观化的关系学。那天又谈起素描来,素描就是人事关系、社会关系,不要谈了。我们画一人,使劲在那描绘,把所有细节都描绘了,但不像啊,别人说了,不对,要整体观察,整体观察是画画的说的吗?县委领导都要整体观察啊,写作的也得整体出发,干什么事都要总体出发啊。他是在研究生活,研究一个关系。但怎么样才能整体出发啊?画画的说了通过对比的方法去达到整体观察的目的。整体观察是目的,对比是手段。头发黑还是眼珠黑,还是鼻孔黑啊,实际上画的是关系,等他们关系解决了,你就会发现栩栩如生。所以我说一个设计的成功5%是设计,其他都在设计之外。搞得好搞不好在设计之外。
想当好设计师吗?那就好好活着,认真研究看人是怎么活得,怎么活着人才健康,人才更舒适,环境才达到最佳状态。我们好多画家画不好画,那是因为他天天都在研究画,他研究的都是手段。画画不是技艺,设计不是技术,不是耍手艺,设计是观念。我们看到齐白石的画,齐白石说过笔不到意到,笔没画到那,意思到了,他前面还有两句,不似则欺世,太似则媚俗,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再比如画鸽子,眼睛、羽毛都描绘了,但给养鸽子的人看说这不如洋楼的鸽子好,那是砂眼,画不像,别人说那画的是鸡。妙在不似与似之间,他可能都没画鸽子,他画了春天,点了几个点,你一看——哇 鸽子!连哨声都听到了,他是整个的环境引起你的联想。所以不研究生活,搞不了设计,我太清楚学校的毛病了,“设计有思想,是边缘学科,综合了这综合了那,必须要有方法论”,设计一有论就死了,我们中国文学系这么多,出了几个文学家?一个没有,就一个刘白羽还写得不怎么样。为什么,写好书的人都是生活里来的。法国人一聊巴尔扎克,错别字连篇,但大师!巴尔扎克为什么伟大,他了解生活。我们不能离开生活,离开了就像那瓜离开水一样,就稠稠了。但我们的人不注重生活,只注重技术,一个设计他注重什么?你看那皮用的好啊,那铅笔画好啊,他使劲练这手艺,那手艺再好也是手段,只有在脑袋的指导下才能发挥作用。我一辈子的误区就是把手段当目的了,手段是我们达到目的的一个方法、工具而已。我最终想做的事我想做的,而不是一个技术很完满的。


我们现在80后的学生们,别使自己的生活太安逸了。一说你得有点理想,结果你说“唉,我只想当个普通人”,好像这事儿很朴素,你们都是有野心的 ,我只想当普通人。我觉得这话背后隐藏着给自己的无为、给自己的不求上进找借口。你只不过想多?,多懒懒,找借口而已,要是让你的当个受苦的普通人,吃了上顿没下顿,你还当吗?我觉得你们过分沉迷于享受,过分的享受不是好事,享受使天才变成普通人,使普通人变成猪。什么是人?吃跟睡加上玩就是人了?那不是人,猪会玩吗?猪拱圈也是玩啊。我说同学们,你得热爱生命,有学生说什么是生命?去过杭州九曲十八涧吗?那小鱼逆流而上,下雨了那燕子呛着风的飞,不飞行吗?不,就是这么飞!那就是它的生命。你只想做普通人,那刮风你就去墙角卧着,那不是燕子,那是蛆。作为燕子它的生命就是搏击,人也一样!一辈子活在无挑战,无风险,安逸的生活里,这就是我们年轻人的危机。


所以我不想谈设计,这个东西圆了的、扁了点,其实都无所谓,有喜孙猴,有喜猪八戒的,这个没法评价的。那天我看电视一个三十多的男的抱一六十多的老太太,那脸上的褶子看了半个月都吃不下饭去,但他喜欢。所以谈到“美”的时候实在是不好评价它,设计师不是做这个事情。所以我觉得热爱生活所总结出来的是生命的体验,跟大多数生命能更健康、更朴素的活着的体验。
前年我受法国一个收藏家菲利普斯的邀请去画画,那法国的老头跟我谈起了说老石你们以后有钱了要做慈善啊。我说别跟我谈慈善,中国人的慈善跟外国人的本质上的不同,比尔盖茨是赚够了、留够了钱才去做慈善,那是施舍,那本身就包含了对穷人的一种藐视。中国人的文化里没有这个,中国的慈善是大慈大悲。有一个故事大家都知道,萨青太子舍身喂虎,为了救快饿死的小老虎,舍身喂虎,中国人谈的慈善是舍己为人,舍己在前边,我们有一块馒头,掰出去一块,我少吃也要给别人,那是对吃不上饭的人的尊重,那是友爱,而不是施舍。所以对待生活的态度、理解、观念是你设计的根本基础,你能够搞好设计,你的源本都来自这个。你看到农民苦,你就会设计出一种东西,别那么苦了别那么苦了,你知道农民没有钱你就会思考做的便宜点。在设计里体现出对人的大量的关怀与呵护,对社会大量的责任。现在电影里也演设计师了,小头发,喷着发胶,立着,一身黑,小衣服紧绷着,戴一小狗牌,裤子备瘦,皮鞋一穿——设计师。设计师真那样吗?我觉得我们很多人是在演设计师。“李白喝斗酒”,大家诗没学会,酒比李白喝的还多。这说明什么?说明一个生活肤浅的问题。     


“热爱生活”是我今天跟大家谈的最重要的课题。我们很多设计的修养,设计的源泉不是来自于学校,学校只不过说是一辆车,把大家拉到设计这条道路上,关于搞得了搞不了设计那是自己的事,不要以为毕业了就是设计师了,那是刚入了设计的道。在这条道上必须阑阑珊珊的慢慢的学会走道,走道的第一点就是不要怕摔跟头,热爱生活,多一点自己的责任、义务,多一点自己的理想来迎接设计。

 

*注:文本内容由广东省工业设计协会根据石振宇教授演讲录音整理,略有删节,保留最终解释权。

电话:(020)83396560、(020)83197681 传真: (020)83197681 E-Mail: gdida@163.com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Copyright 2009-2019 广东工业设计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35144号-4地址: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52号152创意工场202室  邮编: 51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