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欣赏

比芯片生产 更值得深思的是产业链创新

http://www.gd-id.com  2018-05-07  分类:设计案例  277 次浏览

《中国工业设计断想》
柳冠中 著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
2018年2月

《完美工业设计:从设计思想到关键步骤》
米歇尔. 米罗 著 机械工业出版社
二○一八年四月
米歇尔·米罗,欧洲工业设计大师。本书是作者多年来设计工作的总结。全书共分两篇,第一篇介绍作者对工业设计的理解和感悟,第二篇向读者介绍从事工业设计时,从设计产品到投放市场必须做好的十个关键步骤。

《与邹世昌中国院士对话——芯片世界:集成电路探秘》
邹世昌 等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二○一七年八月
邹世昌,中国科学院院士,集成电路专家,著名材料学家,“两弹一星”研制的核心成员。本书讲述作者自身成长的小故事,回答孩子们感兴趣的问题,讲述芯片的小知识,更重要的是联系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现状,让科普同实际密切结合。
(图书信息由宁波市新华书店提供)

    朱晨凯           

    本书作者柳冠中,是清华大学首批文科资深教授、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被誉为“中国工业设计之父”。1984年,留德归国的柳冠中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工业设计系”,填补了中国学科的一大空白,多年来他勤奋耕耘,奠定了我国工业设计学科的理论基础和教学体系,已成为我国最著名的工业设计学术带头人和理论家,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工业设计发展。

    工业设计是什么?有人片面、曲解地认为工业设计是一种外形设计;有人从艺术造型、装饰角度认为这是一门学问;有人从经济学角度认为这是一种行为;有人从功能角度认为这是解决社会矛盾的方法论……当今社会对于工业设计的认识更多是建立在功用的基础之上,柳冠中在本书中指出,工业设计应当是创造一种健康合理的生存方式,强调“创造”——使人类生活更健康、合理、有节制,要与大多数人“和谐”,要与大自然“和谐”。设计的本质是协调人类需求、发展与生存环境条件限制的关系。

    最近发生的中兴芯片事件,虽然发生在本书出版之后,如何解读这起事件,读者却能在书中有所收获。柳冠中在书中指出,比起芯片生产本身的技术问题,更值得深思的是产业链的创新。多数企业在一门心思钻研产品,现在不是产品经济的问题,而是产业经济的问题,产业到底怎么创新。令我们倍感骄傲的“中国制造”,柳冠中也有着一针见血的解读:他们说,“中国制造”现在排老二,而且很快变老大,但是这个“制”其实不是中国的“制”。什么是“制”?——是标准、规范、流程。在中国,这些都是靠引进的。中国80%的中小企业,有自己开发创造的技术吗?没有,都是引进的。咱们中国还处于制造业的第三梯队,咱们千万不能迷,心里必须清楚。

    柳冠中认为,要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创造”,这个方向绝对没错,但是,首先怎么从加工型的制造,转向我们独立自主的制造,这一步要迈出去。书中指出,很多时候我们不是没钱,而是观念的问题。我们现在的工业设计,关注的都是精英元素,而不是系统。可是世界上没有纯粹的元素,元素都在系统里诞生。中国的制造业现在到底是什么形态?我们有了工业,我们并没有完成工业化。所以我们必须要关注系统和机制,这是我们转型的关键,我们要走向世界,要有中国方案,而不是仅仅靠引进。

    本书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为柳冠中从工业设计的观念、教育、系统、方式、共生、事理、基础、传统、服务、担当、数据、战略、产业和语录等切入,全面阐释他对中国工业设计当下与未来发展的认识,思想深刻、观点犀利、实事求是;第二部分是柳冠中“回头看”的内容,分为启蒙、磨炼、淬火、担当、构筑、立论等主题,讲述了他多年来从事工业设计事业的切身经历,借以反思中国工业设计发展的历程,激励我国设计界勇于担当,创造出中国自己的设计体系和标准。

    【精彩书摘】

    ■柳冠中提给任正非的建议

    20世纪80年代,我们给华为做设计,任老板请客吃饭,他踌躇满志地说:“我们华为连工人都大学生了,全国学通信技术的硕士生,博士生,90%到95%被我揽过来了,英法美德日的通信技术,我该引进都引进了,我们现在也有钱,我们也有开发队伍,我们下一步要干什么,做什么,要引进吗?没得可引进了。”

    我说,任老板,你干嘛还要引进啊,你既然连技术也有,你找你的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做点最简单的知识分子的工作,研究一下都是什么人需要通信,要什么样的通信,动动脑筋去做分类。再看看一个人的通信需求被哪些外因限制了,你的技术有没有解决办法,你一排列组合出来会发现,美国的技术、英国的技术不一定能解决中国人的需求。

    我相信华为接受了这个思想。我们中国人怎么就不行了?为什么总要跟着外国人的屁股走?我们中国人的问题在于观念。通信需求是共通的,都是人,对不对?那么外因限制要交给技术人员去攻克,我们要给技术出题目,不是跟着技术走,这才是设计的语言,设计的逻辑,但我们没有。

    ■设计不是生意,产品不是目的

    我们必须清醒,设计到底是什么,设计不是business(生意)。而我们现在成天讲商业模式,你说一个设计师整天讲business,是不是笑话?人家还会尊重你吗?绝对不尊重你,你没有你的观点,你的逻辑。

    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墙,咱们搞设计、搞室内的、搞装修的都说墙,墙不是设计的语言,墙是消费者跟商人、跟工程队的语言,我们设计师脑子里没墙,你要有墙就没法创新了。我们的设计之所以徘徊不前,就是因为我们脑子里有个墙。我们脑子里应该是什么?什么都没有,墙什么都不是,什么都可以是墙,因为我们的目的不是墙。

    产品不是目的,服务才是目的。汽车,你算算汽车的利用率是多少,百分之六七十躺在那儿了。我们要的是交通、出行,不是要车,我们13亿人都要车的话,那没法不污染,没法不堵车。我们必须另辟蹊径,不是弯道超越,而是换道超越。我们必须要转换观念,能用就行,不一定要占有。我们中国十几亿人,发展不平衡,我们必须提倡这个,而不是都去钻研什么时尚,那样的话中国就完了!

    在这样的一个竞争态势下,你说我们怎么办?我们不能像祖先犯过的错误一样。我们发明了火药,我们做焰火,做鞭炮,外国人做武器来打我们,这个教训还不够吗?所以不能把设计当做生意,这是战略,我们要创造。传统也是我们的祖先一代一代创造出来的,昨天对今天来说,昨天是传统,那么对明天来说,今天也是传统,所以我们今天必须创造。

    ■设计主要是适应性地解决问题

    水,长江水,黄河水,同出三江源,为什么黄河变黄汤,冬天结冰?为什么长江变急流瀑布,到下游变成湖泊跟沼泽?是水不一样吗?是气候不一样,是地势不一样。H2O,0℃以下是固体,100℃以上是气体,常温下是液体,什么原因,是水的问题吗?是外因。而设计主要是研究实事求是地、适应性地解决问题。

    1999年,日本开了一个亚太国际设计会议,松下洗衣机设计部长,在大谈二十一世纪松下洗衣机的技术有多牛,讲得天花乱坠,接着主持人问:“柳先生,你讲讲中国二十一世纪洗衣机怎么样?”我说:“中国二十一世纪要淘汰洗衣机。”底下全都愣了。我说你们爱干净,你算一算,你们日本人洗衣机利用率有多高,算了半天不到10%,我说难道为了那5%到7%,你要搞这么多高科技,要浪费,污染这么多淡水?我说中国人绝对不能干这种傻事啊。所以我们要解决的,不是洗衣机的问题,而是中国人衣服干净的问题。

发表评论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查看所有留言

帐户: 密码: 没有帐号?马上注册

电话:020-38042106 传真:020-38042106 E-Mail: service@gd-id.com Copyright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新手指南 | 会员积分 | 广告服务

2009 广东工业设计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59053号联合支持:广东省工业设计协会 互动营销支持:深圳牧星策划设计机构 技术支持:广州汉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